番外篇·交接(为白银盟主“公子WV”加更)(0/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 】,

建统十一年,春。

云南路,大理府。

崇圣寺的钟声回荡,高长寿把一个骨灰盒交在住持僧人释觉性手中,长叹了一声,缓缓放开了手。

香堂中摆着灵牌,上书“故大唐少师滇国公云南宣慰使高公讳琼之灵位”。

跪在院中的年轻人们还在哭着,高长寿过去,道:“回去吧。”

“叔父,父亲就这样走了。”

“别哭了,大哥这些年常说他饱受病痛之苦,如今心愿皆了,能走也是解脱。”

高长寿安慰了侄儿,抬头看去,只见三座高塔与苍山相映,感到了自身的幸运。

过去那乱世,不提活得像蝼蚁一样的百姓们。便是身边的亲友,多少人战死、病死,而他自从庐州遇陛下以来,除了少数几回惊险的逃生,此后按部就班,竟一步步成为当朝国舅、云南王。

但他心里其实有些不安。

因大唐异姓封王且就藩边陲者,只他一人而已。

以往,可以说是因为云南地偏路远而高氏世镇于此,但随着昭通经营得当、官道凿通、文教渐兴,高长寿常常在想,陛下是否后悔当年许诺分藩自己云南王?

……

这日,才回到大理城,马上有官员上前,禀道:“王上,有蒲甘使节求见。”

“蒲甘使节?”高长寿问道:“是答应朝贡了?既有使节前来,为何此前不先行知会?”

“使节是突然前来。”

“召见他。”

次日,缅甸蒲甘王朝的使节抵达大理。

使节名叫忙直卜算,面对高长寿时却有些隐隐的傲慢。

大概是因为在他眼里,从大理灭国、投降蒙古再到如今成为什么新唐,不过在短短二三十年。相比起来,蒲甘王朝已立国四百余年,统一缅甸两百余年。

于是,当高长寿问到蒲甘王朝对朝贡的态度,忙直卜算摇了摇头。

“云南王误会了,我此番过来是为了叛军之事。”

高长寿听过翻译的话,面露不悦,淡淡道:“本王从未听说过任何叛军。”

“在缅甸国北方的怒江、澜沧江附近,有掸族叛乱,叛军被我们击败以后,逃到了云南境内。”忙直卜算道:“但你们收留了这些叛军,不肯将人交出来。”

高长寿道:“掸族原属大理国民,如今回归国境,便是我大唐子民,如何能交给你们。”

忙直卜算十分震惊,道:“云南王难道要插手蒲甘的国事吗?!”

“建统七年,吾皇诏谕缅甸来朝,尔等至今不肯派遣使节。既非我大唐藩属,如何敢颐指气使,让大唐为你处置叛军?!”

“收留这些叛军,给云南带来的麻烦,只怕不是你能担得起的。”

高长寿淡淡道:“触怒了大唐,后果也不是尔一介小国担得起的。”

“……”

使者退了下去。

高安庆若有所思,问道:“父亲故意激怒使者,是想讨伐缅甸吗?”

他是高长寿嫡长子,今年二十二岁,性格像他母亲段妙音,有些柔和。

“平定江南到现在不过五年,陛下暂时还没有伐缅甸的打算。”高长寿道:“等积蓄了国力,便是征讨,也会是先征北方,不会那么快顾到南方。”

“是,那还命令边将继续收容缅甸难民垦荒吗?”

“当然。”高长寿不喜儿子的优柔寡断,面对儿子时尤其严厉,“便是暂不讨伐缅甸,你还真担心激怒了他不成?”

“孩儿知错,这便去安排。”

高长寿点点头,道:“记住,征讨缅甸与否,关键在于两点,一是农,二是医。国朝初立,地广人稀,若不能有足够的粮草供应,征其贫瘠之地何用?其地炎热,易生热疾,若医者药材不足,将士岂愿驻守?”

高安庆老实应下。

“我得去看看陛下送来的那些作物。”高长寿起身,喃喃自语道。

这是建统十一年,在两湖、川蜀等地培育多年的双季稻已在云南普遍种植,从大洋返航的船只去年刚刚带来了土豆、玉米等作物种子。

云南正处于大兴农业的时期,故而,高长寿本就是故意吸引缅甸难民进入云南。

他在期待着粮食丰收能为云南带来的改变。

也许,心中那桩隐忧也能借此解决。

~~

建统十八年,九月。

这一年难得无灾无难,云南各州县稻米大丰收,另外,昭通、宣威等地的土豆;温凉、会泽等地的玉米也产量猛增。

而在云南路最南方,在一个新设立的勐班县,也开垦出了一万亩水稻田。

路府州县官员与百姓皆欢喜于能过一个大丰年,高长寿想的则更多。

他上了一封奏折,在这年年底,带着长子高安庆踏上了往京城述职的道路。

出了龙首关,高安庆回头看了一眼,脸上浮起担忧之色,忍不住还是开口向高长寿问了一个问题。

“父亲,因我们收容掸族,如今与缅甸的冲突愈演愈烈,万一……”

“什么叫‘因我们收容掸族’?”高长寿皱眉道:“因那罗梯诃波帝暴虐无道,逼得他的子民没有生路,方使边境不宁,却是谁教你是非不分的?!”

高安庆道:“孩儿知错,孩儿是担心万一父亲不在云南时缅甸发兵攻来……”

“放心吧。”高长寿淡淡道:“云南就算没有了云南王,西南边军也不会让外寇入境。”

这句话隐隐有些别的意思,只是高安庆一时没有完全领会。

他如今还不是云南王世子。

~~

建统十九年,正月。

宫城。

当李瑕挥退了宫人,与高长寿相对私语,开口便道:“你请封世子的奏折在朕这里压了十多年了,并非朕想出尔反尔,不给高氏世袭王爵。而是一直在考虑,能否将高氏的封地再往南移一移?”

高长寿心领神会,应道:“臣此番进京述职,正是想请陛下出兵征讨缅甸。”

“不急,这几年来征海都,征高丽、东瀛,如今在西域与金汗帐国之战事还在持续。朝廷并未做好出兵缅甸的准备。”

高长寿道:“臣此次来,带了几个缅甸人,能否请陛下召见?”

“召。”

一个瘦小黝黑的男子被带进了大殿。

他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恢宏宽阔的宫殿,虽然心中害怕,还是忍不住四下偷瞧。因为紧张而手心出汗,不停地在衣襟上抹着。

“外邦小民阿禾,拜见皇帝陛下,陛下万岁。”

“你会说汉话?谁教你的汉话。”

阿禾紧张地打了个哆嗦,应道:“诸葛武侯教的。”

“诸葛武侯?”

李瑕先是讶异,又问了几句才明白过来,原来诸葛亮平定南中后,劝诸夷筑城堡、务农桑,使诸夷皆从山林迁徙至平原,对缅甸边界上的许多百姓有深远影响。

因此,如今在缅甸北方多设有诸葛武侯庙,一部分百姓视之为神明,称之为“阿公阿祖”。

而有些诸葛武侯庙至今还有会说汉话之人,阿禾的汉语就是从庙里学的,一开始说得磕磕绊绊,是逃到了云南这几年才流利起来。

“皇帝陛下,我们想活下去只得逃到大唐,孩子们说汉话,说汉话的多。”

李瑕问道:“为何活不下去。”

阿禾看起来畏畏缩缩,说话却颇有章法,应道:“国王那罗梯诃波帝只顾他自己享乐,不管百姓死活。他下令修建大塔为他祈福,国库已经耗空了,他要强迫我们纳粮,服劳役。人们都说‘宝塔成时国王死’,可宝塔年年在修,国王还没有死,连佛祖也只保佑能修佛塔的国王啊……”

昏君、暴君统治下的百姓是什么样的生活,对于中原而言已经有些陌生了。

但在阿禾声声泣血的控诉中,李瑕仿佛能看到一个四百年的腐朽王朝即将崩坏时的模样。

“我们将缅甸称为‘建塔王国’。”高长寿道:“它的历代国王都喜欢修建佛塔。高僧拥有左右国王之大权。寺庙坐拥田地与塔奴,不耕而食,以致民穷财尽,国势日蹙。”

“大理国也崇佛。”

“回陛下,不同。”高长寿道:“大国崇佛,把儒、佛融而为一,儒生无不崇奉佛法,佛家也都诵读儒书,有所谓‘释儒’,有佛家之慈,有儒家之仁,以万民为重。而非如缅甸国王,竭尽万民以供一人礼佛……故而,臣请征缅甸,以救其万民于倒悬。”

他已为此准备了很久。

然而,御座上的天子却是摇了摇头。

~~

长安城中,包氏酒楼。

李长宜、高安庆在顶楼的包间中坐下。

事实上,高家的几个兄弟,以及李长宜的两个同母弟十郎、十三郎也在酒楼间,但李长宜显然有些话是想与高安庆单独聊。

“能吃辣吗?”

自辣椒被带回来,这几年常常能听到类似这样的问题。

高安庆笑应道:“能吃一些,辣椒在我们那推广得也快,祛湿用的,如今别人怕辣,但云南人不怕辣。”

李长宜笑着点了菜,道:“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在汉中见过表兄,后来是在长安,今日是我们第三次相处吧?”

“是啊。”高安庆低声道:“高家不像张家久在北方,让殿下受委屈了……”

李长宜连忙抬手摆了摆,道:“没有委屈,二弟对我只有鞭策,这是实话。反倒是朝廷一直未册封你为世子,你可委屈?”

高安庆一愣,道:“征东瀛之后,陛下以州县治之,包括诸皇子也未得封王。由此可见,未册封世子关乎国策而非针对高家,我不会因此委屈。”

李长宜抬起酒壶,才要给高安庆斟。

“我来。”高安庆连忙接过。

“并非是完全不分封。”李长宜道:“近年来,重臣们常常在讨论此事。事实上,父皇并非完全不分封。当是朝廷力所能及之地,以州县治之。而远疆之地,终究还是要靠分封来屏藩中枢。”

他说着,接过高安庆斟好的酒,抿了一口。

“所谓‘天子有道,守在四夷’,赵宋便是唯恐边帅倚兵,不敢放权,故而一旦四夷有警,则社稷不守。国家得有屏藩,才能免于外族入侵,才能不失开拓之心……需要有忠心可信的屏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