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来贺(为盟主“浮生且用月酌酒”加更)(0/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 】,

建统十一年。

商队缓缓抵达了长安城门前,其中一个满脸棕色卷胡子的男人抬头看着城墙,发出了大声的惊叹。

“哦,我的上帝啊!世上竟有这样恢宏的城市?真是神的恩赐!”

过往的行人纷纷侧目,却没几个人能听懂他的话语。

“进城吧,马可。”另一更年长些的胡人男子说道,“我上一次到达时,这里还是伟大的大蒙古国,现在却成了新的国家。”

“我想要能去拜见这位新的君主,方便我更加了解这个神秘的东方古国。”

“相信我,马可,你一定得收回这个该死的想法,我们并不认识这个也许残暴到能把我们脖子拧断的君主,他也许是叛军,明白吗?”

“亲爱的叔叔,我相信他一定会是一个仁慈的君主,当我穿过他的关卡,我已经感受到了善待。”

“随便你吧,我莽撞的侄子,假如我们死在这里,在遥远的威尼斯一定会有个男人感谢你,因为是你的建议让你的婶婶能够改嫁。”

“看,那人一定是贵族,也许是个王子……”

~~

有一队人从城中出来,是个英俊的少年带着他的随从出行。

“动作快,人已经到渭河码头了。”

为首的少年十四五岁,才出城门便迫不及待翻身上马。

马刚跑起来,忽然,路边有个大胡子的胡人撞了过来。

“吁!”

少年马术极为高超,一勒缰绳,马匹高抬了前蹄,止住了奔走。

这其实是个颇危险的动作,好在少年牢牢坐在马上,没有摔下来。

他的随从连忙上前,喝道:“你是何人,为何冲撞我家小郎君?”

回应他们的是一连串叽哩咕噜的话语。

其后,一个通译才跑上来,道:“小郎君莫怪,这是从西边很远很远的国家来的商人,不懂习俗。”

就在这时,那大胡子忙不迭又说了一大通。

通译于是又道:“他说他叫‘马可波罗’,是从遥远的威尼斯来的,在他的家乡,人们都是坐船出行,他非常仰慕东方大国的文化。”

马背上的少年其实有急事,不时向官道那边看去,但还是耐心听完了这些话。

“望你在长安旅途顺遂,若遇麻烦,可来找我,到崇仁书院寻‘高宜’即可。”

“好的,耽误郎君了,抱歉。”

通译还在作揖行礼,他身后的马可波罗却很热情,又说了一大堆。

“他说,郎君一定是位高贵的王子,在他的国家,就是国王也没有郎君一半的贵气……”

李长宜礼貌地笑了笑,驱马离开。

……

好不容易赶到渭水码头,李长宜一边走马一边寻找,终于找到了挂着“福建路”旗帜的船只,连忙翻身下马赶了过去。

人还未到船边,已听到一个大嗓门在说话。

“可算回长安了,可得好好搞一大碗面吃吃,四年没尝,还真是怪想的。”

李长宜目光看去,只见说话之人身材高大,威风凛凛,正是刘金锁。

他连忙迎过去,含笑在刘金锁面前站定。

不曾想,刘金锁看了他一眼,径直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向随员嘀咕道:“好俊一小郎君,还有些面熟哩。”

“天子脚下是这样,贵人多。”

“快去找马车来,我家眷马上要下来了。”

“是。”

“刘伯父。”李长宜只好笑着唤了一句。

刘金锁回过头来,瞪着那双大眼看了他一会,还回过头四下望望,确认是在唤自己。

“你是……太……”

“刘伯父,是我。”

刘金锁上前,差点就要抱住李长宜,到最后却又不敢,搓了搓手,不住道:“这么高了,都这么高了,我还怕过了四年,大郎认不出我。”

“分明是刘伯父没认出我来。”

“那能一样吗?你长得多快啊。”

“马车我已经带来了……”

李长宜说着,忽意识到什么,转过身去,正见刘姄挽着柳娘的胳膊下了船。

四年未见,她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一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须臾又含羞低下了头。

~~

回去的路上。

李长宜与刘金锁并辔而行,聊了会福州的风土人情,回头看去,见有一个马车里有个小男孩探头出来,遂故意放缓了马速,行在马车边。

“刘培?可还记得我?”

“嗯……我想想,你是太子殿下。”

“那你不记得以前与我们一起玩了?”

“记得,五郎、六郎、七郎、八郎,我和他们玩得最好。”刘培这才想起来问道:“他们在哪?”

“你傍晚可到太平书院找他们,除了长绥,都还在读书。”

“好,我有和他们写信。”

李长宜笑道:“我也有给你写信,收到了吗?”

刘培发愣了一下,道:“你明明是和姐姐互相写信,每月写好几封。”

“要你多嘴。”刘姄终于是忍不住将弟弟从车窗边拉开,自己坐了过来。

她整理了一下耳边被风吹乱的头发,看着李长宜瞧了好一会,道:“这才几年,你一下比我高了。信上怎么不提?”

“纸短,要提的事却多。”

“听说许多人要给你选太子妃呢。”

李长宜笑着摇了摇头。

刘姄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恼道:“有何好笑的?”

“我笑有人因此连忙……”

“你再说!”

“好好,不说,总之太子妃的人选已经定下了。”

“谁?”

“天子说,只要条件合适,可以由太子喜欢,但也得问对方小娘子同意与否。”

~~

半月后,崇仁书院。

李长宜交了今日的课业,正要离开,忽有个同窗赶到,道:“高宜,有人找你。是个满脸虬髯的胡人。”

“马可波罗?”李长宜略略一想,便想起了是谁。

虽然那日被耽误了一点时间,但他并不讨厌对方。

毕竟,能听外藩人热情地盛赞自己的国家,本身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

时隔半月未见,马可波罗已学会了几句简单的中文。

“高宜阁下,我知道你一定是位贵族,我想与你成为朋友。”

李长宜笑道:“好,你在长安待得如何?”

其后的对话,马可波罗依旧需要通译。

但可以看出,他对这个东方古国的仰慕又增加了无数倍。

“太让人惊叹了!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伟大的技艺、精彩的戏曲、华丽的布匹、富足的生活,哦!简直是天堂……请原谅我的冒失,我总是忍不住为这伟大的国度而惊叹。”

李长宜为人谦逊,面对这样的赞颂却坦然受了,道:“神州中华,地大物博,确是如此。”

“哦,我成了关汉卿的戏迷!高宜阁下,你看过他的戏剧吗?我昨夜在城南大梨院看了整场的‘单刀会’,真是太棒了……”

马可波罗说了很久,最后道:“上帝啊,只怕我一生都了解不完这些奇迹。”

李长宜耐心听着,颇有风度地抬着手,道:“我带你看看我们的文化,这边走。”

崇仁书院是这几年新建的,与长安其他许多的官学不同之处在于,它入学门槛颇高。教授的都是十五岁到二十岁的学生,且授课内容颇为深奥。

马可波罗一边走,一边赞叹,道:“我看得出来,这里一定是帝国人才的摇篮。”

“只是一间普通的书院罢了。”

“尊敬的高宜阁下,我还有一个请求。我想要拜见帝国的皇帝,却不知道该如何求见……”

有一个瞬间,李长宜眼神一凝,透出警惕之色来。

但这日,他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李瑕。

“马可波罗?”

“是,儿臣怀疑他这般想接近父皇,是否想要对父皇不利?”

李长宜说到这里,李瑕摆了摆手,道:“不会,朕听说过他的名字,并非什么刺客,一个商旅、探险家。明日下午,你带他来觐见吧。”

“儿臣遵旨。”

~~

次日。

“宣马可波罗觐见!”

马可波罗跟在李长宜后面,学着他的样子,进入了大殿。

他本以为这伟大帝国的皇帝一定是一个老人,然而,当看到坐在龙椅上那个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的英俊威武的东方男子,他就震惊了。

“伟大的皇帝陛下,您来自威尼斯的仆人马可波罗向您行以最隆重礼仪。”

学着其他人的样子行了礼,又开口说了一句汉话,热情的马可波罗便紧张起来。

他觉得自己完全被这位皇帝的气场压得透不过气了。

“免礼。”

然而,下一刻,龙椅上的男人开口,却是以他家乡的语言说了句话。

“欢迎你远道而来。”

马可波罗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不由自主地道:“哦,我的神啊。”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伟大的东方皇帝竟会说他的语言。

“威尼斯是个美丽的地方。”

“伟大的皇帝陛下,您的睿智让我深深地感动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