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出名(0/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一晃,就是三天以后。

这三天租界很热闹,周清和出来找饭辙的时候,时不时就能听到市民对于日本人黑龙会的批判。

“日本人自己都承认了,这还能假?”

“小鬼子太可恨了,居然干了这么多的坏事。”

市政府出面,张贴了被蒋雯抓的那个三井会社襄理自己的诉罪报告,承认黑龙会在上海地区绑架暗杀的事情。

而死在医院的井上野昭,身份也被襄理供出是黑龙会的头领。

黑龙会在日本国内培训学员,教授中文为的就是来中国对付中国人,政府出面多角度多图片的把所有黑龙会干的事情详细给井上野昭做了一份人物履历。

而火车站的暴乱就是井上野昭意图以暴徒身份陷害中国政府的阴谋。

这下好了,不需要解释井上野昭为什么躺在医院里还会死了。

市民群情激奋!

别的事情他们可以不管,但是抢劫商队,然后囤积居奇,趁机抬高物价的事情尤其招人恨。

他们不止谩骂,而且动起了手来,日本宪兵司令部他们是不敢动的,公济医院就惨了。

公济医院这两天收了不少礼物,比如有个舞龙队在公济医院门口跳起了舞来,这狮子头上还挂着井上野昭的照片,跳的非常喜庆,简直是欢天喜地过大年。

随后也不知道哪位被绑架过的富商请的唢呐大队吹起了欢送的歌曲,一天从早吹到黑夜,嘴皮子都吹肿了。

虽然这里是租界,但你不能说他是捣乱吧?

巡警印度阿三都没办法。

英美人是不管了,因为襄理曝出的一些事情,跟他们都有关系,比如货仓被抢,比如英美商人被勒索。

这口气,他们也要出,好好吹一吹给日本人送终。

可特么这是医院啊?里面天天在死人,你在外面吹这么欢庆的歌曲,膈应谁呢?

来住院的都是有钱人,不少人心里都有气,没处撒,全撒日本人头上,把日本领事馆的电话都给打断了线。

日本人气坏了。

澄清一做,舆论直接转向,井上死了,死人没的攻击,所有的矛头全部冲着他们来了。

藤田优名最近几天压力很大,脾气很冲。

军部的责问电文已经过来了,问他100个宪兵的死亡是怎么回事?

而且井上野昭在军部的同学肯定发了力,扬言井上野昭的黑龙会为了帝国出了不少力,现在井上野昭的同学和军部的政敌联合在一起,军部要求他必须给井上野昭一个交代,找出凶手。

藤田沉着脸把小岛熊一叫了过来。

“你什么时候能给我一个结果?”

小岛熊一瞧着藤田的黑脸感受到压力有些窒息,才三天而已,伱就急成这个样子了?

不过他确实有办法。

“我已经有动作了,应该就这两天就会有一份战果摆在您的桌面。”

这才让藤田好受了些,但是还是催促了几句,必须有一份实打实的东西摆上来。

周清和这两天没什么事情干。

手下的人又送回去南京一批,现在他底下就三个人了。

一个刘恺当跑腿,一个在国际饭店门口卖香烟,一个在尚贤坊挂白色内裤。

新人来之前,暂时不需要有动作了。

接下来他的工作重心还是要等人到,在租界埋人,往日本人堆里发展人,这才是重要的事。

黑龙会的打打杀杀是清场子,往后重要的还是情报工作。

要想办法把人埋到日本宪兵司令部里面去,埋到日本军部的情报机构里面去。

当然,顺势而为,赚钱还是要赚的。

周清和乐呵呵的听完馆子里的人谩骂,随后去找张笑林。

张笑林通知他,第一批机器全部到了,工厂即将开张大吉。

至于材料,那早就到了,从日本运过来,比从德国运过来是快多了。

周清和叫了辆黄包车,直接去张笑林家。

张笑林晚上赌钱,赌完还得抽大烟,起床还得再来一份,等人精神过来,都已经到中午了。

周清和到的时候,张笑林刚好在吃饭。

现在张笑林家的保镖门卫对周清和是很熟了,看周清和进来就一口一个周医生,热络恭敬的很。

谁不知道这是自家张爷的兄弟?

“来来来,刚好,一起吃点。”张笑林饭桌上正在大快朵颐。

一把年纪了,胃口还挺好。

“吃了过来的,您得着。”

周清和婉拒,要了杯茶水,随后从包里从包里拿出十二张零件设计稿。

“图纸我带来了。”

机器到了,剩下就是生产,样板肯定要他自己出,这都是按他记忆中的模样画的。

“你就让他们按照这些东西生产,每样做个样品出来我看看先。”

张笑林瞥了一眼,这他哪看的懂?

于是叫来了未来厂房的总工程师,一个40岁的德裔犹太人,名字太长了,周清和给他缩短了一下,称呼为奥托。

稍微了解了下奥托的履历。

周清和啧啧称奇。

奥托原来是德国航空制造公司的工程师,吃香的喝辣的,生活过的很肆意。

但是由于35年德国通过了一项法案,对犹太人作出了定义,凡有一个犹太裔祖父母以上的德国人都会被视为犹太人。

而犹太人不配作为一个德国人。

比如一个犹太人与一个非犹太人发生性关系被视作是犯罪,等等一系列的法案,从根本上剥夺了一个犹太人作为德国国民的基本权利。

睡女人都不行?

奥托身为有才之辈,身为一个犹太人之中的佼佼者,这种歧视是决不能容忍的!

主要是他被公司开除了。

还有,他老婆是非犹太人。

后一点尤为致命。

以后睡一次,罪就犯一次。

忍无可忍之下,所以他就来了中国。

“张老哥,想不到你手下还汇聚了各国英才,连造飞机的都有?”周清和扭头夸了句。

你这是要造反啊?

张笑林略显得意:“那是,租界有什么人物就没有我找不到的,你一说要开厂,我想那么精贵的仪器肯定得找几个得力的人来把把关,正好,德国的机器配德国的工程师,造飞机的,使一使咱们这机器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对吧,奥托。”

“是前德国,我现在是上海人。”奥托一本正经:“给我一点时间熟悉,我一定能快速上手,机械对我来说不是问题。”

虽然但是也算是专业对口吧,周清和也没多说什么,毕竟会造飞机的人才,理论上造个手术刀也算是降维打击了。

就算不会造手术器械,养一个就养一个,又不是养不起,迟早用的上。

不过他有个问题:“你这造飞机,也是高端行业,按理说去别的国家也有饭吃,世界这么大,中国那么穷,你为什么选择来中国?”

奥托回答道:

“我知道中国是个刚起步的国家,面临战争,对着造飞机有着极大的需求,我相信我在中国一定能找到一份高薪水的工作。”

理由很合理,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那你现在在干嘛?”

“理发。”

“.啊?”

周清和讶异的一瞪眼:“理什么?什么发?”

“理发。”

奥托一脸坦然的拍了拍自己的衣襟,“如果您聘用我,作为我的老板,作为我对你的感谢,我可以每个月无偿帮你理一次发,当然,两次也不是不可以。”

“.”

你的条件还真值钱。

一次理发不超过一块,两次就是两块,你就这么贿赂考官?

“怎么就去理发了?”周清和不解。

奥托一脸无奈的耸耸肩:“我考虑了很多,才选择来了中国,来了上海,但是我少考虑了一点。”

“哪一点?”

“南京政府在和该死的德国人合作,他们不敢要犹太人。”

“.”

还真是!

周清和一下子就懂了,这绝对不敢要,谁会为了一个工程师,得罪这么强大的德国?

毕竟,校长那里的军队都是德国的顾问,德械师。

“那你可以去别的制造业工厂啊?”

“这我就不得不说了,一般的工厂实在是太黑了,给的钱都不够我吃饭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