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分组(0/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周清和再见到蒋雯已经是第二天傍晚。

不管怎么说,这次反击黑龙会的行动战果卓著,一顿庆功宴还是要吃的。

当然是私下吃,地点在曾海峰家里。

参会的人就四个,曾海峰,周清和,蒋雯,刘恺。

只不过周清和一进门,就看见来福在打常威,不是.曾海峰在训蒋雯。

“有没有点警惕心没有?”

“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把周老弟牵连进去?”

“我来上海还觉得你这人能力不错,虽然是女人,但是比区里其他人做事认真的多,结果伱就这么认真给我看?”

“你知不知道他要出了事,会是多大的祸事?别说你杀一个三井这种破功劳,你就是把天皇老子宰了,戴老板都不会放过你!”

曾海峰站在主位前怒骂,蒋雯沉着脸低着头。

开门的刘恺低声朝着周清和说道:“来了半个小时,骂了半个小时了。”

他们时间充裕,周清和从医院出来晚一点,日本人叫他去处理几个重伤员的手术,连轴转,做了一晚上。

周清和眉头一挑,轻笑着上前:“干嘛?眼瞅着黑龙会被我们杀的片甲不留,你想给日本人找点机会?声音这么大,八百里外都听见了。”

“别瞎说。”曾海峰看见周清和脾气一下就下来了,眼睛一斜还挺娇气,“我这独门独户,怎么可能听得见?”

“那也要小声,骂两句也就得了,又不是小孩子。”周清和笑吟吟的上前和曾海峰站一起,盯着蒋雯看,嘴角还挂着笑容。

“三井怎么处理的?”

“杀了。”蒋雯轻声回答。

周清和点点头,好笑道:“听说你昨天一挺机枪,直闯三井会社,连宪兵司令部都没放在眼里,怎么这么勇敢?”

“啊?”蒋雯眨眨眼,表情还有点不好意思,“当时顾不上了,我就想着得用三井换人。”

周清和轻笑一声:“没事了,结果是好的就是好的,至于以后,还是要再小心些。”

“是!”蒋雯干脆应声。

“你们两个,我订了两家店的酒菜,你们去把菜拿过来。”曾海峰说。

“是。”

支开他们两个,曾海峰当即笑道:“清和,这次收获不小啊。”

曾海峰马上说起了昨天的抢劫行动,一边杀人一边抢劫,两不耽误。

“这次我学乖了,开公司自己卖的事情还是算了,我全部折价处理给青帮的人,咱们拿现钱。”

有了上一次被黑龙会跟踪到公司的事情,曾海峰也懒得再折腾什么细水长流,直接折价卖算球。

亏点亏点,胜在安全快捷。

“还没卖完,按总价你这份,先给你。”曾海峰递过来一张纸,上面是银行和账号。

“多少钱?”

“23万美元。”

“嚯,不少啊。”

看周清和这惊讶的表情,曾海峰马上笑着说起里面有哪些货的事,也就是要供养上海区,要不然还能更多。

不过周清和不贪心,给多少收多少,这都是白捡的钱。

说完高兴的事,曾海峰也说道:“不过还有件麻烦事。”

他甩过来一张报纸在茶几上,还用手点了点标题:“你看看这个,恐怕这件事会有点麻烦。”

周清和瞥了一眼报纸,这报纸他在医院看过,说的就是昨天火车站枪战的事。

不止这一家报纸在报道,几乎所有的报纸都在说昨天的事。

而且言论出奇的一致。

中国暴徒不满南京政府的执政方式,对试图抗日挑起战火很不满,于是冲击火车站等地方,并把战火带进了租界,严重影响了租界的安全。

日本人控诉中国的情报部门借着骚乱,无耻的杀害了日本人侨民多人,并且还肆无忌惮的冲进了日本侨民的合法公司,掠走十数人,并且抢夺他们的财产还四处放火。

要求上海政府释放人质,严惩凶手,赔偿他们的损失,并且赔礼道歉。

火车站属于租界外。

日本人在火车站死了这么多人,明面上绝不承认这是他们自己的人,一口咬定是暴徒和中国人自己的乱斗。

而在租界内,日本人承认死的确实是日本人,但是是日本宪兵司令部为了维持治安死难的勇士。

反正现在日本人是狡猾的不提火车站的事,死抓租界里有人抓走三井和医院杀害井上野昭的事情。

挑拨舆论这没什么,但是这么多报纸异口同声,还是有点猫腻在内,花了钱收买是一定的,但这不是关键。

事实从来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舆论偏向哪一边。

处理不好确实会有点麻烦。

“舆论压力是老一套了,你懂我懂,但总有人不懂,校长在国际上面子不好看啊,上海政府那边肯定要给个说法出去,你觉得我们怎么说?”曾海峰问道。

其实这件事别的地方都没什么。

租界外日本人自己都不承认是他们在搞事,不需要解释。

马路上的战斗日本人也帮他们定性了,是暴徒跑进了租界,那他们也可以说是暴徒干的,大不了说日本宪兵的死亡是为了维持租界治安而死,出面表示下遗憾就完了。

帮他们募捐几副棺材的钱都不是不行。

关键主要是医院和三井会社这两件事,这两个地方遭受袭击,一般的理由是解释不通的。

杀到医院,总不能说床上的病人在挑事吧?

暴徒专门跑医院去对付一个病人?

这话英美人是不信的。

现在日本人拍了照,诉说了医院被袭击和三井会社被打成马蜂窝的照片,吃瓜群众就会以为确实是中国特工在挑事。

英美人面子也挂不住。

这也是报纸统一舆论口径的一个原因。

而且报纸上记录了几个公济医院医生的口供证明,证明病床上的病人从中毒就一直昏迷在床上,从来没有醒过。

日本则是拿出了井上野昭来租界的日期记录,证明这人绝对是良民,只是一个来中国经商的商人。

现在被残忍杀害,必须要一个说法。

“我来之前打听了下,日本领事馆那边已经给政府施压了,必须要一个说法。”

曾海峰的小胖手指在桌上敲着:“不好办啊,别人都好说,哪怕是三井,我们都可以说他是黑龙会,就这个医院的井上野昭,确实刚来,还有外国医生证明一直昏迷,我们怎么说?”

“我说昨天怎么有一帮记者来医院又是采访,又是拍照的,原来是等在这里。”

周清和嘴角微微抿起,似笑非笑。

确实不能背上主动挑起战争的名头,事要做,锅不能背,要不然校长那要不喜欢的。

校长现在走国际路线,还指望国外帮他一起谴责日本人呢。

“这件事倒也不难,主要就是要把井上也打成黑龙会,甚至是间谍。”周清和想了想说道。

“这我也知道,但哪有那么容易,一个死人,而且是来了没多久的死人,这怎么牵连上?”

“有办法,我想到有个人,他能帮我们。”

“谁啊?”曾海峰倒是好奇了。

周清和笑笑,“一个日本人。”

“日本人,谁啊?”

“待会你就知道了。”

“还卖关子。”

一会儿之后,蒋雯和刘恺回来了。

周清和直接问蒋雯:“你手里是不是还有个日本人,死了没有?”

“没呢,还关着。”蒋雯回答道。

周清和扭头去看曾海峰:“这不现成的证人么?撬开他的嘴,让他一个日本人自己出面指证。”

曾海峰眼睛一亮,连连点头笑道:“明白了,日本人指控日本人,这可比我们的话有说服力多了,哈哈哈哈,清和,思维敏捷啊。”

“你被骗还留下好处了是吧?”曾海峰笑了,都没想到破局的关键还在那个日本人身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