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太子已立(0/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 】,

“世子爷醒了,要找您呢。立春姐姐知道您在跟妈妈说话,便劝住了,让奴婢来找您。”

苏玉畹点点头,抬脚进了门。

进了院子,还没上台阶,就见颜安澜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正屋门口。见苏玉畹要上台阶,他忙下来,扶住她道:“外面又冷又黑,你怎的还去散步?”说着又对黎妈妈道,“往后早些吃饭,趁着天亮时去走走,晚了就别去了。今天我问了太医,太医说适当的走动还是要的,只别累着。”

黎妈妈也是这么个意思,只是今天有话要跟苏玉畹说,这才依了她。

她当即应了,又问:“世子爷可吃了饭了?”

“还没呢,一会儿就吃。”颜安澜说着,温柔地看向苏玉畹,“你先去屋里躺会儿,我吃过饭了就去陪你。”

他倒想苏玉畹陪他吃饭呢,但他怕苏玉畹闻不得那饭菜的味儿,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苏玉畹点点头,道:“我先沐浴。”

颜安澜还是亲自扶着她进了屋子,这才去偏厅里吃饭。

待他吃过饭又净了手脸进来,苏玉畹已沐浴好了。

苏玉畹见他过来坐到自己旁边,装作十分平常地问他道:“你往后住哪儿?我好让丫鬟婆子去给你收拾床铺。”

颜安澜在书房里是有床榻的,但自打跟苏玉畹成亲以来,他就没往别处去过。即便苏玉畹身子不方便的那几日,他也跟苏玉畹睡在同一张床上,只是没胡来而已。

“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儿陪着你。”颜安澜说着,狐疑地看着苏玉畹,“你不会这么狠心地把我往书房里赶吧?以前没成亲就算了,现在成了亲,还让我枕冷衾寒,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

苏玉畹问那话时,是提着心的。见颜安澜这样的反应,她心里一松,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她很快就敛了笑,认真地道:“你要知道,这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你是不能碰我的,你忍得住?”

颜安澜叹了口气,挪过去把她搂进了怀里。

“我知道你的意思。畹儿,你不用试探我了,我说了这一辈子只守着你一个人过,不纳妾不收通房,就一定会说话算话。我知道你也不是那等贤良得愚蠢的人,你是不是想着,如果我忍不住,碰了别的女人,那你就把你的心收回去,再不真心待我?”

苏玉畹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坦诚地点了点头:“是。”

“幸好。”颜安澜低下头,亲吻了一下苏玉畹的额头,“你看着吧,我不会食言的,也请你对我有信心一些,别动不动地就把我往外推,再把自己的心龟缩起来。家人之间的种种纷争,我还看得少吗?我自己就是个受害者。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男人守不住自己,身边有无数的女人,生许多不同母的孩子。”

他把苏玉畹从自己怀里移了些,望着她的眼睛:“你老实交待,当初邢家提亲,你是不是心动过?是不是如果他们不改变态度,你没准 就嫁给邢振武了?”

既然两人开诚布公,苏玉畹便不想隐瞒什么,很干脆地点点头:“是啊,因为邢大人自己不纳妾,只有邢太太一个女人,后院清静,所以我想着邢振武可能也差不多。嫁了他,至少不用整日地跟女人勾心斗角,把自己弄得卑微得不像自己。”

“幸亏你没嫁他,你知道他如今后院里有多少个女人吗?”他伸出手掌,比了比,“四个。一个正妻,两个小妾,一个通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