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安乐长公主宴(二)(0/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 】,

大皇子妃便有些愕然,不知道苏玉畹是真没听到三皇子妃的话,还是真这么沉得住气,完全将三皇子妃的话无视。

而苏玉畹的行为看在三皇子妃的眼里,那就是赤果果的无视。她气得满脸通红,但刚才她只说“有些人”,并没有指名道姓,这会子苏玉畹无视她,她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再把苏玉畹拎出来,将那话再说一遍吧?那就是纯粹的闹事了。一来安乐长公主定然不高兴;二来也显得她没教养。而且欺负一个地位低下的人,实在也没多大意思,她要这样做,那就是自掉身价,大家不会笑话苏玉畹,只会笑话她这位三皇子妃没有容人之量。

她只得紧抿着嘴转过头去,不看苏玉畹。

见她这样,大皇子妃顿时心情大好,指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一碟子点心,对她身后的丫鬟道:“你把这碟点心拿去给永安候世子夫人。”

这就是极力抬举和重视苏玉畹了。

三皇子妃见了,又被气了个倒仰。

在场的那些夫人见了,一个个看向苏玉畹的目光就不一样了。

虽说颜安澜是大皇子手下的得力干将,但女眷之间的关系跟男子还是有所不同的。如果大皇子妃不是对苏玉畹另眼相看,完全可以只作表面功夫,而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这般抬举。

虽说很多人不愿意掺和大皇子妃和三皇子妃之间的明争暗斗,免得做了炮灰,但也有那不怕死的,比如三皇子妃娘家的弟媳妇。他们家跟三皇子妃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然不怕得罪大皇子妃。

她的目光在苏玉畹身上溜了一眼,以声音不大却又让大家都听得见的音量道:“今天的安乐长公主的大寿,多喜庆的日子,怎的永安候世子夫人穿的如此素雅?莫不是不愿意给安乐长公子添喜庆不成?”

大家都朝苏玉畹看去。

只见她今儿个穿了一袭浅蓝色锦锻长裙,整条长裙都比较素,只在袖口和领口处绣了几朵白色的花做点缀,腰间用了一条深蓝色的腰带,将那纤纤不盈一握的细腰束起。苏玉畹本就长得清丽脱俗,超逸不凡,被这身浅蓝色显腰身的衣裙一衬,越发显出她的清冷高贵和飘飘欲仙,就宛如雪山顶上的一朵用冰灵雕刻而成的冰花,让人一看就不敢心生亵渎之心。

因着这衣服太衬她了,完全与人融为了一体。所以在她进来时大家只惊讶于她的美貌与气质,倒是没人注意到这身装束。

可被三皇子妃的弟媳妇孔氏这么一喝破,大家都觉得她穿得未免太过素净了些。毕竟她还算是新嫁娘,这样穿真的好么?

不过想到永安候夫人才死没多久,苏玉畹还在孝中,大家又释然了。

现如今都是大家族居住在一起,家中人口几十上百人的都常见,更不用说还有各自的亲戚了。所以家中或亲近亲戚家有丧事也常见,在座的人中就有好几个是带着孝的,只要不是热孝出门做客,就没什么,毕竟讲究不了那么多。真要论起来,大家一年里怕是都出不了几次门了。

而身处孝中,穿得淡雅些,别穿红着绿;同时也别穿得太过素淡,比如一身缟素地跑到人家家里做客,就不打紧。

苏玉畹这身装束,其实是最适当不过的了——既显淡雅,又不是太过素净,正正合适,正是讲礼人家的行径。

孔氏那些话,便有鸡蛋里挑骨头的嫌疑了。

不过事涉大皇子妃和三皇子妃,事情又与自己无关,在座的贵妇人们一个个都低头喝茶,只当作没听见,暗底下却一个个竖起耳朵,想看看这位永安候世子夫人会如何应对。

便是连大皇子妃都饶有兴趣地看着。

却见苏玉畹丝毫没有慌张。

她转头看了孔夫人一眼,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绣着金线的红衣红裙,淡淡一笑:“俗话说,红花还得绿叶配。今儿个是安乐长公主的寿宴,是她的喜庆日子,她又是这天下间最有福气的人之一,自然是众星捧月,我们沾沾她的福气就好。哪能喧宾夺主,穿得全身是红的来抢安乐长公主的福气的,这不是不懂礼数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