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你的情况我都知道(0/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 】,

可好日子都是过出来的。再好的人家,如果自己不懂得惜福,不会好好过日子,嫁得再好也是枉然。

如果没有苏玉畹作比较,陈欣儿嫁了这样的人家,或许会很满足,也能好好跟家人相处。可有了苏玉畹珠玉在前,她对这桩婚事,就诸多不满起来。只是年纪也到了,再没有更合适的,才委委曲曲的嫁了。

因着颜安澜的关系,陶家对她还是挺好的,婆婆也不要求她立规矩,丈夫对她也甚是体贴。可陈欣儿心中不甘,便对陶家百般看不惯,总觉得自己嫁得委曲了;一面又因着颜安澜这个未来表姐夫的关系,陶家人对她的容忍,行事越发放肆嚣张,渐渐的不把婆婆和大嫂放在眼里,这便增加了家庭矛盾。

婆婆对她不喜,丈夫也愈加不满,再加上她进门两年,都没有怀上孩子,陶太太提议儿子纳妾,就顺理成章了。

苏玉畹看着陈欣儿,淡淡问道:“你说他们欺负你,怎么欺负了,你跟我详细说说。”

陈欣儿装作抹眼泪的身子一僵,眼珠子乱转了转,这才道:“我那个婆婆,每天叫我过去立规矩。立规矩倒没什么,可她总是把我晾在那里站着,即便她自己吃过饭了也不放我回去吃饭。还有……”

苏玉畹听她添油加醋地说了一大通,嘴角冷冷一勾,道:“我怎么打听到的消息,跟你说的不一样呢?因你自打成亲几日后就说身子不适,一早起就头晕,所以就免了你每日一早的请安,最多是午饭时过去问声安,吃饭时也不用你伺候。你那个嫂嫂,就更加对你好了,总叫厨房做些汤水给你补身子。反倒是你,稍不如意在家就非打即骂。因着陶大人跟你婆婆房里的一个丫鬟多说了几句话,你完全不顾你婆婆的面子,直接把那丫鬟毒打了一顿,卖了出去。”

陈欣儿目瞪口呆,望着苏玉畹,心里的害怕与震惊简直难以言谕。

她实在想不明白,苏玉畹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沉,满脸怒气道:“是不是我那婆婆或是嫂嫂到你面前来乱嚼舌根了?畹表姐你可别被她们蒙蔽了,她们可不是什么好人,欺负了我,竟然还恶人先告状。现如今我在京城就你一个亲人,表姐你可不能听人胡说,让人白白欺负了我去。要是我有个好歹,我祖父祖母娘亲那里问起,表姐你也不好交待不是?”

呵,还威胁上了。

苏玉畹瞥了瞥她:“不是她们来说的。我到了京城,总得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所以叫人去打探了一番。你们家的大小事,我都知道。”

陈欣儿一时语塞。

她眼珠子乱转,想找些理由解释自己的做法,再诉诉委曲,可怎么都想不到。

她干脆眼圈一红,带着哭腔道:“不管怎么说,我婆婆叫她儿子纳妾,这就不该。我还没生嫡子,总不能让庶长子出生吧?不看僧面看佛面,她们这样做,明摆着没把表姐您看在眼里。表姐,你帮我跟她们说说吧。否则庶长子出来,我就没法活了。他……他可是连我的房间都不去了。”

“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你想想你刚嫁进陶府的时候,他们一家对你如何?现在为何会变,那还不是你自己对婆母不尊敬,对丈夫不体贴?仗着自己跟世子爷沾着点亲,就在陶家飞扬跋扈。换了你是婆婆和你嫂子,你会喜欢这样的媳妇和妯娌吗?欣儿,你要是不想好好过日子,就尽管闹,反正我会递话去陶家,你的事我不会管的。至于舅祖父和舅祖母、大舅母那里,我自会写信去解释。就算他们怪罪于我,那也无可奈何,我这人,向来帮理不帮亲。”

陈欣儿今天过来,就是打定了主意要趁苏玉畹还不了解情况,让她到陶家去施压。她万没想到苏玉畹竟然会根本不理她,还想去陶家跟她撇清关系。要是没了苏玉畹这层关系,陶家人还不立刻把她休出门去?她们陈家,只有一个地方六品官,而且六品官还是她祖父,年纪大了,已完全没有前程可言;而她二叔,再如何也不可能赶上陶文耀升官的速度。就算品级一样,地方官能跟京官比么?她二叔进京述职时,陶文耀找熟悉的人到吏部歪一歪嘴,她二叔就别想升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