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临海古村(0/2)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办公室里的两位大哥又在讨论着足球、烟酒和哪个乙方负责人更加漂亮的话题,每天午休的必出节目。

舒梨忍着心里的烦躁,在起身接水时故意撞掉了一旁的笔筒,试图用这样的动静提醒他们收敛一点。

但很可惜的是,对方连眼皮子都没有抬起来,反而因为说到了某个让双方都很兴奋的话题,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大笑。

舒梨忍无可忍,端着自己的杯子走了过去。

她边走边酝酿着自己的说辞,浑然不觉身侧围绕着的透明色水波,逐渐将她吸入另一个空间。

舒梨好似从高空坠落一般,身体在承受着无休止的窒息感。当终于落到实处时,她的身体因为生理反应甚至在不停地发抖。

她整个人以正坐的姿态被束缚在一张靠背软椅上面,身体能接触到椅子的地方透骨的凉,还一直不断地朝骨髓深处钻。

【欢迎来到综演空间-剧本杀专区。】

嘶哑的声音不带有任何情绪,带来的凉意与那张椅子毫无区别。

伴随着这道声音,舒梨的头顶亮起了柔和的微弱灯光,诡异地带来了一丝暖意,只是不多。

舒梨发着抖,环顾起四周。

面前的桌子是一张不规则的正方形木桌,桌面上的怪异红褐色的液体似乎还没有彻底干涸。

除了舒梨之外,还有另外三人各坐一隅。

那三人和舒梨的表情估计差不了多少,强装淡定的表情里流露着掩藏不住的惊恐。

木桌的正中心,是一个木雕的小摆件。模样是一位穿着破旧衣服的老者正坐在一把靠背椅子上,和舒梨几人的姿势相同。

木刻老者紧闭双眼,正对着舒梨的方向,那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从我面前的这位女士开始,顺时针抽取身份。】

舒梨的眼中充满了疑惑,可是她的嘴巴张都张不开。

泛着点点荧光的四枚木牌悬空在她面前,舒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左手不受控制的抬起,在还没有接触到那些木牌时,其中一个就自动飞到了她的手中。

另外三人的过程和她一模一样,但不得不说,他们眼中的惊恐因为相同的际遇消散了不少。

【身份抽取完毕,请各位年轻人在半小时内背下自己的身份信息。】

【木牌将在半小时后自燃,本场游戏将在半小时后正式开启。】

【祝各位旅程愉快,归期无时。】

话音落下,木刻老者的身上冒出一团火焰,几乎是瞬间就化作一小堆银白色的灰尘。

下一秒,那堆灰尘自动组成了倒计时半小时的数字,还在不断地变化着。

“各位,别愣着了。”舒梨晃了晃手中的木牌:“是很离奇不假,但宁可信其有吧。”

对面三人一怔,见她已经埋首在木牌上,随即也各自低下头去了。

木牌大约长十厘米,宽也就三根手指并拢左右。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约摸也就绿豆大小,对视力不好的舒梨很不友好。

舒梨看得很慢,但也逐步记下了信息。

她的身份是负责祭祀的神女,16岁,和被选出来成为祭品的阿九是小时候的好朋友。

作为神女,她是最知道所谓的祭祀背后掩藏着什么样肮脏的秘密的。她想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却因为家人的安危忍让,内心一直饱受折磨。

在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即将成为这一次的受害者后,神女终于忍不住要阻拦这一切的发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